由于网上假冒伪劣商品的持续销售和消费者欺诈行为,消费者赔偿支付制度需要改进。

——本报记者俞东明近年来,网上交易发展迅速,同时也出现了网上销售假货、消费者欺诈等问题 为了更好地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净化网上交易环境,许多电子商务平台都在积极探索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的创新措施,以解决网上环境下常见的消费者权益保护问题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电子商务平台明确要求商家在与入驻商家的协议中向消费者做出“一错十补”等承诺,并建立了消费者补偿制度。 当商家违反承诺时,平台自动扣除商家的保证金,甚至支付给消费者。 7月初,一些专家学者齐聚上海,专门讨论这一创新体系的法律基础和法律资格。 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所研究员熊炳万认为,一些新兴的网上购物平台在多种合同安排中设立了“一假十补”条款,这是“平台”作为一种特殊经济组织形式积极使用的重要体现。在一定程度上,它有助于鼓励平台上的运营商按照规定运营,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 例如,平台与店主在结算协议中有一个约定:“如果商店销售严重假冒商品(如假冒或有毒有害产品),平台有权要求网上商店支付该商品历史总销售额的10倍作为消费者补偿款,以补偿消费者。如果店铺拒绝支付赔偿款,平台有权用店铺的店铺资金冲抵消费者赔偿款,以补偿消费者。” “该平台还向消费者承诺,消费者可以通过该平台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商家做出的服务承诺,享受一系列权益保护。如果消费者购买像假货这样严重的问题商品,他们可以要求“一个假货和十个赔偿”。” “一错一赔十”条款的当事人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是这是商家与平台之间的合同协议,消费者只是第三方;第二,企业和消费者是合同的一方,平台只是他们之间的一种匹配。 我认为第二种观点解释得更为流畅。 在匹配了这些条款之后,在某些条件下,该平台可以取代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十分之一”条款。 该平台不仅可以接受权利保护服务请求,还可以与消费者就权利保护结果的交付方式达成一致 平台运营商可以结合自身的运营和开发需求,在系统层面不断改进。 当然,商家和消费者之间“一假十补”条款的法律评价和实施值得进一步关注和研究。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电子商务法学研究所所长高福平认为,当电子商务在2000年刚刚兴起时,人们对网上购物并不太有信心,电子商务企业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抚人们。 例如,当时最活跃的在线交易平台易趣率先提出了“交易风险补偿”这一“增强用户进行在线交易信心的服务”。” 当时,服务条款还明确规定,“交易风险补偿不具有任何担保或保险的性质,易趣不能从服务中获得经济利益,也不对服务承诺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换句话说,这种风险补偿不是平台责任的转换,而是额外的保障。 首先,交易风险补偿对买卖双方都适用,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也可以适用。后来,它逐渐演变成一种保护买方权益的制度。 目前,主要网上交易平台广泛采用的保证金制度首次得到商务部2011年颁布的《第三方电子商务交易平台服务规范》的肯定 它明确表示:“鼓励在线第三方交易平台和平台运营商向消费者提供‘卖方保证金’服务。” 保证金用于补偿消费者的交易损失。 「很明显,规例的目的是鼓励更多平台采用类似的系统,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 现在,另一个平台已经基于此开发了一个“消费者支付”系统。通过平台协议和规则,明确约定当企业有违法行为时,平台将自动从企业中扣除保证金甚至货款给消费者。 虽然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这一点,但从《电子商务法(草案)》的修订过程中可以看出,国家层面对存款等自律行为仍采取鼓励态度,以维护消费者权益。 实践证明,在中国国情下,卖方存款制度有利于创造诚信环境,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也应该允许和鼓励平台运营商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根据各自的特点进行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制度创新。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古泉表示:近年来,上海法院受理的电子商务平台引发的案件数量有所增加,部分审判结果引起了关注。从上海奉贤法院审理的淘宝欺诈案到上海长宁法院审理的兵多欺诈案,这两种不同的欺诈模式代表了对两大知名电子商务平台的不同思考和探索。 我们将谈谈我们个人对消费者赔偿支付的法律性质和Pinduo提出的第三方平台的法律地位的看法。 在过去六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上海长宁法院已经宣判了近20起积极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案件。从这些判断可以看出,法官对“一假十补”和消费者赔偿的理解经历了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 最近的一项有效判决详细阐述了“消费者赔偿”和传统违约赔偿金之间的区别。它认为这是一种新的法律关系,涉及平台、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关系。商家是补偿的主体,消费者是补偿的对象,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处于监控补偿的法律地位。 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行使自主管理权,其处理非法业务、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权利和责任与其监督和维护交易秩序的责任相对应。 如判决书所述,“互联网交易更难控制,因为其交易量大、跨区域参与、不间断运行等特点。国家行政部门,甚至司法部门本身都有很高的成本。” 因此,网络自治作为社会自治不可或缺的一环尤为重要。” 他认为这种观点是前瞻性的,特别是在保护消费者权益和福利的合法利益下。 对于假冒伪劣商品的销售,商家和消费者是权力和责任的第一主体,平台也可能与商家承担连带责任。 平台承担责任后,可以向商家索赔。 于是,电子商务平台主动发起对销售假货的制裁,实际上是通过条款和规则的设计,将被动恢复的法律地位提前转化为主动监督权 一方面,权利的创造需要立法或司法解释的进一步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考虑进一步完善平台协议和规则,形成一个“闭环”,在销售假货的情况下处理各方的权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表示:我想就网上交易中薪酬支付的法律属性和规则创新发表一些意见。 以多多为代表的电子商务平台与商家就“一假十补”的假货问题达成的协议,是在线交易达到一定阶段时,商业规则创新和市场竞争发展起来的平台规则。 作为平台规则的创新内容,消费者补偿支付是约束企业的法律基础,这取决于其法律属性 根据传统观念,如果消费者的赔偿付款被简单地视为对合同双方都有约束力的合同条款,则适用合同法的相关条款。 需要指出的是,网络平台的规则体系在形式和实质上都已经超越了传统合同法所适用的理想形式,即只具有相对效力的合同。 形式上,平台规则不仅存在于平台和商家之间,而且在平台上被显著地公开,因此未指明的公众很容易产生信任利益,这与传统上通常不公开的合同条款完全不同。 在规则的广泛宣传和消费者信任利益的产生的情况下,平台规则将继续被简单地定义为合同条款,而合同法中各种规则的机械应用可能会导致鞋的尺寸减小,并且不能满足数字经济时代新的商业和交易模式的需求。 消费者赔偿支付的法律属性确定和规则创新的出发点是将消费者赔偿支付等平台规则体系作为平台自治规则体系的一部分,充分考虑对公示行为形成的消费者信任利益的保护。 然而,通过市场秩序和当事人的合理期望形成的自主意志和平台,立法和司法干预也应该比合同法更加谨慎,为完全空规则创新留有余地。 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姜贤认为:“一假十补”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首先,从意思自治的角度来看,这一规则是平等商业主体之间的协议,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就应被承认为合法和有效。其次,从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角度来看,虽然《消费者保护法》设定了与消费者欺诈相对应的三次赔偿标准,但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如果经营者做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也会得到司法支持。第三,从鼓励交易的角度来看,在市场竞争完全的电子商务领域,商家有完全的自由选择进入哪个平台。如果他们不能接受平台规则,他们可以“用脚投票” 作为一个商业主体,第三方平台也完全有动力根据市场规则设计合理的规则,从而吸引企业进入,吸引消费者在其平台上消费,并结合业务变化不断完善平台规则。 根据尊重交易和鼓励交易的商法原则,司法机关过多干预规则的合理性或其他方面是不适当的。 就“消费者赔偿”而言,我个人认为其法律实质仍然来自合同协议。 消费者补偿支付在平台规则中形成,是平台与大量企业在非法处理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的统一合同安排。 从民法的角度来看,消费者赔偿似乎缺乏平台与各行各业逐一协商一致的特点。 然而,从商法的角度来看,其商业外观需要得到尊重。 在选择进入平台时,商家有自由选择是否签订进入协议和接受平台规则,这符合合同法的规定。 因此,平台规则下的“消费者补偿”是网络环境下商业实体快速发展下的一项创新,具有充分的法律基础,应该得到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 由于网上假冒伪劣商品的持续销售和消费者欺诈行为,消费者赔偿支付制度需要改进。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