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国平的两枚威尼斯船舰导弹

在今夏弥漫的黄金互爆浪潮中,连笔金融吸引了特别的关注,不仅因为其大规模的非法“0元购买”黄金,还因为知名企业家、资本玩家顾国平和他的斐济新闻的参与。

连笔金融于2014年注册成立,并于2015年下半年正式开始运营。自2016年以来,其“0元购买”财务管理已变得流行。

连笔金融出售斐济路由器本质上是一种共同基金营销模式,能够迅速吸引注册用户。到2018年1月,仅通过JD.com就有260多万斐济路由器用户“以0元购买”,加上来自其他平台和其他产品的数据,销售额将达到10多亿。

今年6月,连笔金融爆发,其法定代表人金农潜逃海外,愤怒的投资者也提高了其与斐济和顾国平的密切关系。

上海警方对毕金融展开调查,本周宣布,包括顾牟平和韩某在内的30多名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冻结约3亿元涉案资产,而金农已于8月7日被捕并返回中国。

顾牟平,顾国平飞讯的创始人。

韩某应该是韩玲,连笔金融的前台人物之一。

到目前为止,顾国平和连笔金融公司非法集资的主要案件之间的关系已经确定。

然而,顾国平为什么要冒险呢?连笔金融如何给顾国平和斐济带来好处?达摩的金融调查发现,部分真相隐藏在两个“斐济新闻”之间复杂的关系背后。

费逊转手了。在过去的两年里,顾国平仍然是飞迅的创始人。

然而,事实上,从2014年到2016年,他以《上海财经新闻》的股权为抵押,利用资金进入邱慧科技,埋下了灾难的种子:在资本市场遭遇灾难性失败后,顾国平被迫在2016年夏季转让其《上海财经新闻》的股权,导致了《上海财经新闻》控制权的变更。

23岁时,年轻的顾国平开始在上海的网络计算机城帮助人们节省机器(组装电脑),当时这是一个看似不熟练但利润丰厚的行业——八年后,他和他的朋友们已经能够集资建立费森。

2008年11月,顾国平和他的初中同学王中华等。注册的上海斐济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斐济)生产和销售交换机、手机和路由器等通信设备。

几年后,上海飞迅赢得了“小华为”的美誉,其销售额和利润逐渐飙升:2012年收入为25亿元,净利润为1亿元,2013年收入为58亿元,净利润为3亿元,2014年收入为91亿元,净利润为9亿元,2015年为120亿元,净利润为10亿元。

2014年3月,顾国平与上市公司北盛制药(后更名为邱慧科技)同意借壳上市。

从那以后,后门的道路一直非常崎岖不平。合并和收购都失败了,决定是否进入总部。然而,顾国平没有回头。

年底,他通过第三方悄悄收购了邱慧科技3.8%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然后,在私下与其他股东混合后,他将斐济团队纳入邱慧科技董事会,成为实际的控制者。顾国平利用中信证券、平安证券和其他各方的总计18亿美元资金,通过其合作伙伴和Xi投资购买邱慧科技。截至2015年3月底,他持有8.3%的股权,实际上是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在股市崩盘期间,顾国平被迫减持邱慧科技的股份。然而,到2015年底,为了抵御其他资本的“入侵”,顾国平和各方通过杠杆基金数次增持股份。截至2016年1月,当邱慧科技披露其为实际控制人时,他总共持有8.79%的股份。

然而,自那以后,邱慧的股价暴跌,跌幅高达80%,顾国平的杠杆资产管理计划继续爆炸式增长。

2016年4月,顾国平被迫将其在邱慧科技的剩余股份出售给另一家资本公司。很少有人说,以7亿英镑的对价和1亿英镑的贷款换取总计8亿英镑的救生资金——顾国平仍幻想着在2016年8月完成上海法讯股份的重组,并以15亿元的价格赎回股份。

然而,工商数据的变化显示,2016年夏天,遭受灾难性失败、负债累累的顾国平失去了对《上海财经新闻》的控制。次年,邱慧科技的合伙人、河西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康伟相继接管了河西投资的股份。

达摩财经在梳理上海财经新闻现有股东名单后发现,康威对河西(河西投资、金九投资等一系列相关公司)的实际控制以及仁智公司涉嫌的协同行动控制了上海财经新闻59.64%,顾国平仅控制了21.37%,松江国有资产控制了12.21%-17.22%。

此外,陆柬之的兄弟路德来自湖南湘辉,新德龙部门,控制着上海发讯0.97%的股份。

具体来说,上海飞迅目前有13个法人股东和1个自然人股东。

自然人股东顾国平持有上海斐新闻19.45%的股份,斐新闻也通过水牛城投资控制了1.92%的股份。

2016年夏季之前,顾国平是上海贾丹(20%)、上海华楼潘茜(15.65%)和上海新竹(15%)的实际控制人,但同年5月和7月,顾国平退出这三家公司,接管康威旗下的河西投资和金九投资。

康威实际上还控制着上海斐济的两个最小股东,上海绿影长汀和上海宋岳,分别持有上海斐济0.54%和0.01%的股份。

目前,上海财经新闻第七大股东、第八大股东上海银展必术、上海金榜单鑫也与康威关系密切,涉嫌一致行动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77%和3.67%。

松江郭子的子公司上海郭靖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上海飞迅10.17%的股份,松江郭子40%的股东上海丹贵持有5.1%的股份,上海丹贵另外60%的股份可以渗透到两个自然人手中,金刚和金标也是第九大股东上海金峰的控制人,上海金峰持有1.95%的股份。

《上海斐新闻》剩余的两个小股东是深圳五菱投资(持股0.97%)和大连李泰(持股0.8%),其中深圳五菱投资占有很大的份额。渗透后,大股东是新德龙的著名兄弟卢德之·陆柬之,持有深圳五菱50.49%的股份。

公共信息显示,深武陵在2016年9月因贷款纠纷起诉顾国平,但在同年12月撤回诉讼。

上市公司ST中融(中银羊绒)2017年2月的公告显示,已易手康威的上海贾丹、上海华楼潘茜和上海新竹当时持有上海斐济44.5%的股份,并计划在2017年3月22日前增持不少于60%。

当时,ST中融计划从上述三家公司收购上海斐新闻51%的股份。这实际上是在《上海财经新闻》的控制权转移到康伟之后的一次资本运作,康伟试图借壳《上海财经新闻》再次上市。

但最终手术也失败了。

经过一系列股权变动后,康威在上海斐新闻的实际控股权非常接近60%。

然而,2017年2月底,康威将上海斐新闻最大股东上海贾丹(持股20%)更名为中智企业。

戴莫财经发现,st中融的第二大股东横田进士恰好有中智的背景。

2015年8月,目前正在运作盛大游戏借壳上市的中融集团(Zhongrong Group)在方恒天津时引入战略投资。后者股权渗透后,出现了中智集团、经纬纺织机械、重庆信托、重庆子君等一批熟悉的名字。

请注意,达摩财经此前在《谁的中国新闻媒体》一文中指出,中智部门与中国新闻媒体中的重庆信托和重庆子君有交集。他们再次以横田进士的名义出现在圣钟嵘。

当脑多多和其他资本介入圣钟嵘时,后者正在经营盛大游戏私有化和后门。盛大游戏后门被封杀后,康威和脑多多联合运营上海发讯载入ST中融。

在无止境、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营背后,正是中智等资本掠夺者用来控制上市公司重装资产的常用方法。

到目前为止,可以看出上海飞迅的命运在2016年夏天不会被顾国平掌控,而是会成为一家资本控制的企业。

直到2018年2月,顾国平才向媒体透露,他“目前不担任上海发讯的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而且“只专注于一线产品和研发,我不会参与其他涉及管理和决策的事项和流程”。

顾国平表示,在2016年落败后,他“卖出了几乎所有东西”,包括股票、房地产等,共卖出28亿元来偿还债务。

成立斐济-连笔金融有限公司后,最近由康伟接任上海斐济-连笔首席执行官一职来收拾残局。

当康伟向前来要求解释的代理人解释时,他断然否认顾国平和《上海财经新闻》之间仍有关系,称顾国平早在2017年就出售了其所有股份。

康伟和顾国平的观点基本相同。假设是这样的话,顾国平在《上海财经新闻》现有股份中可能存在两种情况:没有工商变更或未披露的协议安排。

但是,连笔金融和斐济新闻之间的密切关系是如何解释的呢?达摩财经发现,2017年,顾国平成立了另一家斐济公司,即四川斐济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斐济)。

顾国平曾向媒体表示,上海斐济新闻和四川斐济新闻是斐济新闻的双重总部布局。

然而,戴莫财经发现,与持股复杂且已被康威控制的上海斐济不同,四川斐济完全被顾国平自己的人控制,即上海斐济是“康熙”斐济,而四川斐济是“古曦”斐济。

工商资料显示,四川斐讯2017年6月注册成立,股东为中哲环球控股和上海斐讯投资,层层穿透后其最终股东为三个自然人:陈海东持股5顾国平的两枚威尼斯船舰导弹7.06%、金伟持股32.94%、顾国平持股10%。工商数据显示,四川斐济新闻成立于2017年6月。其股东是中浙环球控股和上海斐新闻投资有限公司。经过层层渗透,最终股东为三名自然人:陈海东持股57.06%,金威持股32.94%,顾国平持股10%。

四川斐济新闻随后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上海康菲、山西斐济新闻和四川斐济新闻信息,其中十多家太阳公司主要通过四川斐济新闻信息控股。

再看看连笔金融。

起初,连笔金融只有金农作为股东,2015年初又增加了陈海东、金伟和韩玲。

陈海东、金伟、韩凌和金农都是顾国平斐济新闻的老下属。陈海东也是顾国平小学和初中的同学。金农早年是上海斐扬新闻销售中心西南区的总经理。

2017年5月,陈海东、金伟和韩玲退出了连笔金融股东的行列,取而代之的是四家公司,这些公司后来被认定仍与斐济团队关系密切。

仅从股东层面来看,四川飞讯和连笔金融已经是非常明显的关联公司。

连笔金融爆炸后,一些投资者惊讶地发现,他们通过“0元购买”获得的所有斐济路由器和其他产品都是由四川斐济及其附属公司制造的。

公开报道显示,顾国平早在2017年4月就与四川政府联系,计划在四川设立西南总部基地、西南研发中心、智能制造基地和国际数据中心大数据中心,总投资123亿元。

去年9月,顾国平以上海斐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名义,与供应链平台总裁顾云峰、大数据业务平台总裁王家斌一起出席了成都当地官员出席的签约仪式。

顾云峰和王家斌现在是四川飞训的核心人物。

这些细节在连笔金融爆炸前被外界忽略了。

最后,顾国平的布局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和他的老部下秘密向外界透露了他们暧昧的身份,并在自己失控的上海斐人之外建立了独立的四川斐人。

四川发讯所需的巨额资金来自哪里?毫无疑问,这是连笔金融和华夏黄金服务,另一个主要的销售渠道,将在2017年后由顾的团队控制。

顾国平的“聪明”在于他发明了一种简单而粗糙的融资模式:金融管理平台连笔金融,以及华夏黄金服务,通过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在四川销售斐济路由器产品。“0元购买”模式的营销成本非常低(399元路由器生产成本只有几十元,但相互黄金行业的客户收购成本却高达数百甚至数千元),这不仅提升了斐济的销售业绩。高利率所吸收的资金支持了其工业投资,甚至再次流向资本市场——去年底,上海童兵上市公司绿亭投资(lvting investment)被四川飞讯的子公司上海康菲采取了一致行动。上海童兵的注册资本中还有3亿来自上海康菲的贷款。

尚未澄清的是四川斐济人和上海斐济人之间的分工,以及上海斐济人在这一链条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连笔金融爆发后,从6月21日到8月3日,上海斐发出了10份公告。8月3日的最新公告称,购买上海斐济产品并持有尚未支付的K码的消费者可以在斐济购物中心交换斐济产品。

顾国平41岁了。

两年前,他跌入谷底,并于2017年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仅仅一年多以后,他因重大非法金融案件被拘留,迎来了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不管结局如何,顾国平已经成为操纵资本和被资本伤害的典型模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 顾国平的两枚威尼斯船舰导弹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