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洪敏说,女性的堕落导致了中国的堕落。他对这一现象的看法是对的,但他给出了错误的理由。

文|张红平11月18日,新东方创始人余洪敏在2018年学习能力大会上的一次演讲中说,“事实上,无论一个国家是好是坏,我们经常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女性身上,而现在正是因为女性的堕落,中国才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话一出口,舆论一片哗然,各界舆论领袖纷纷指责洪敏。 为了避免断章取义,让我们先看看俞洪敏的话:“如果所有中国女孩找男人的标准是这个男人必须能够背唐诗宋词,那么所有中国男人都会背唐诗宋词;如果所有的女孩都说中国男人想让他赚钱,至于他的良心,我不在乎,那么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安,但是赚了很多钱的男人,这正是中国女孩现在选择男人的标准。 所以,事实上,不管一个国家是好是坏,我们经常说,在女人身上,这就是原因,现在中国是因为女人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让我们抛开洪敏的真实思想,但他指出,女性择偶观向“拜金主义”和“唯物主义”转变没有错。这符合我们的个人经验,对他言论的批评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几年前的“婆婆推高房价理论”反映了风向的这种变化。 所有社会现象都有其内在原因。我们不能掩耳盗铃,对风向的变化视而不见。重要的是分析原因和影响。 归根结底,所有社会和政治问题都有经济原因。 择偶和结婚是一种经济合作方式。 不仅人类,几乎所有繁殖两性的生物都能观察到不同程度的“夫妻合作”。例如,雄性黑猩猩被要求保护种群,企鹅夫妇在小鸡孵化后轮流在海上捕鱼。 男女个体之间的生理差异越大,分工就越固定 女性选择强势配偶是基因自我复制的进化策略 俗话说,“嫁给汉人,穿礼服吃饭”,这是普通人对自然规律的简单总结。 在原始社会和农业社会,年轻人是生产活动的宝贵劳动力,他们的价值与他们的体力成正比。 男人会为了基因的延续而互相竞争。女性也会为自己和孩子选择最强壮的伴侣,以获得尽可能多的生存资源。更多的资源意味着更多的孩子可以出生,更多的基因可以被复制和传播。 这是进化过程中基因选择的一种有利的进化策略。 即使进入工业社会和现代社会,这种选择仍然存在,但标准从体力的一个维度扩展到智力、外貌,当然还有财富水平等多个维度。 人们的主观感受甚至没有意识到这种选择的存在,因为它已经被整合到最低的操作系统中,成为了“不知情的日常使用”的捷径。我们只会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 尽管选择标准有所提高,但基本目的没有改变。仍然要判断提供生物资源的能力,因此财富水平自然上升到了最高优先。 体力和智力都是获取生物资源的手段。 在现代商业社会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我们也愿意用这种最小租金耗散的方法,所以人类社会可以发展得如此之快,当然还有一个副产品——拜金主义。 “拜金主义”应该是一个中性词。它是基因进化中产生的辅助工具,可以更高效地筛选出最适合环境的生存策略。 作为一种动物,人类保持其基本的动物本性没有错。只有在启蒙运动倡导人人平等的理念之后,我们才更清楚地感到,女人依附男人是可耻和不可接受的。 工业社会中妇女的经济独立是这一思想变得更加强大的基础。 人类进入工业社会后,出现了许多不需要体力的新职业,大大提高了妇女经济独立的可能性,特别是在服务业占经济主要部分的发达国家,这一趋势更加明显。 同时,商业社会也愿意推动女权主义的觉醒,让女性独立的消费者为自己提供利润。 有了独立的收入来源,女性当然有更多的权力独立消费。 例如,1929年,美国烟草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称在公共场所吸烟是妇女解放的一种行为,香烟是“自由的火炬”,使得原本对香烟需求很少的妇女团体立即成为一大群潜在顾客。 虽然“拜金主义”由来已久,但为什么近年来人们的感受越来越强烈?有两个原因。 首先,自由市场经济和飞涨的房价急剧加剧了贫富两极分化。 自由竞争带来马太效应,使穷人变富。 与此同时,我看着和我相似的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因为买房而坐上了财富飙升的快车,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浮躁。 其次,随着经济放缓和机会减少,人们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焦虑。 在经济发展由快向中低速过渡的时期,实现社会阶层转型的上行路径越来越窄,机遇越来越渺茫。 因此,通过婚姻实现阶级进步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选择。 从表面上看,中国适婚年龄的男女比例失衡,3000万单身汉让女性变得更加稀缺和强大。 然而,在经济增长放缓和机会减少的背景下,由于生理和生殖因素,妇女实际上在工作场所遭受了更多的负面影响和心理影响。 例如,当企业过去招聘时,他们只关注女性候选人是否计划在不久的将来结婚,以及她们是否已经生育。 现在,在两个孩子的政策完全放松后,人们必须问自己是否打算要两个孩子。有些企业甚至要求女性员工在怀孕前申请批准,否则她们将被解雇或受到惩罚。 妇女的收入因分娩而急剧下降并不少见。 当经济高速增长时,这一现象仍可能被掩盖一段时间。一旦发展放缓甚至下滑,理性的老板自然会更加小心谨慎,女性员工的权益将首当其冲。 靠自己的努力很难实现社会阶层的转变。与此同时,面对经济疲软和就业前景恶化的现实,不安全的妇女选择依靠男子是一种无助的妥协。 这是一件悲伤但无助的事情。如果说有什么能让我们松一口气的话,那就是我们还没有进入一个严格的“挨家挨户”的社会。 在这种状态下,社会阶层更加巩固,社会活力降到了最低点。随着贫富两极分化的加剧,社会危机已经不远了。 要改变现状,我们只能从经济体制改革开始。 即使我们不能回到经济快速增长时期,我们也必须使收入分配更加公平,增加富人的财产税和遗产税,增加公共福利支出,坚持尽可能公平的高等教育入学规则,保障社会阶层的健康流动。 最终目标是让包括妇女在内的所有人通过自己的劳动过上体面的生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 俞洪敏说,女性的堕落导致了中国的堕落。他对这一现象的看法是对的,但他给出了错误的理由。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