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消费金融:中国模式出口推动的新兴市场

清华大学主办的杂志《清华金融评论》(Tsinghua Financial Review)重点分析经济金融形势,解读经济金融政策。 近日,作为海外资本市场的先行者,海投全球首席执行官王金龙先生在《清华财经评论》上发表了文章《东南亚消费金融》。他分析了新兴的东南亚消费金融市场及其巨大的发展潜力,并结合公司的发展,表达了自己独特的观点。 海投环球首席执行官王金龙先生拥有清华大学工程学士学位、美国圣母大学工程硕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还持有终审法院和CAIA证书。 他曾是美国圣母大学基金和卫斯理大学基金的投资总监,管理着超过1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组合,其中包括红杉资本、彭凯华英、鼎辉、弘毅、KKR、高玲和润辉等中国领先基金。他还领导阿里巴巴和滴滴等中国独角兽公司的非上市股权投资、岐狐360等私有化项目投资以及美国房地产和能源投资。 东南亚消费金融(Consumer Finance in Southeast Asia):中国模式出口推动的新兴市场随着中国国内金融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增长放缓,中国金融企业正逐步放眼海外,以追求新的增长点。 在这一波“出海”浪潮中,大多数企业选择东南亚作为技术、产业和资本全方位“中国模式”的目的地。 近年来,中国消费金融市场持续发展。移动支付已经成为日常必需品。互联网财务管理已经渗透到家庭,消费金融也变得非常流行。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2017年4月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创新报告》(China Consumer Finance Innovation Report),目前中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接近6万亿元。如果增长率预计在20%,2020年消费信贷规模将超过12万亿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金融市场。 随着国内消费金融的快速发展,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模型和产品的同质化突出。 在我国金融监管更加严格的环境下,投资利润率不断缩小。[/k0/]“金融帆船”已经成为许多中国消费金融企业的选择。 消费金融的蓝海——东南亚目前正经历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而东南亚国家由于其独特的地理条件、开放的政策和持续的经济增长,已经成为新兴市场,呈现出巨大的投资机会。 统计显示,2016年东南亚国家(东盟)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66万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欧盟、中国和日本的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统计,东南亚国家未来几年预计将保持5%左右的高增长率,远远超过全球2.4%的经济增长率 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而言,2016年,整个东南亚增长了3%,而印度尼西亚达到7% 快速的经济增长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促进东南亚的消费增长 东南亚庞大的人口基础已经成为消费增长的有力保证。 据世界银行统计,2016年东南亚人口将接近6.5亿,仅次于中国和印度,位居世界第三。 同时,东南亚的城镇化率将在2017年达到48.7%,其中70%的人口在40岁以下,人口的平均年龄为28.8岁。 人口的持续增长和年轻人口的构成不仅给城市增添了活力,也带来了消费需求的提升。 东南亚消费金融的出现伴随着东南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东南亚人民消费能力的快速增长。 据eMarketer数据,2016年东南亚零售总额超过8000亿美元,占全球零售总额的3.6%。 其中,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超过2.6亿,2016年零售额为2359亿美元,东南亚最高,其次是泰国和越南,分别为1900亿美元和160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东南亚的网络经济发展迅速。 根据谷歌和淡马锡的联合研究,到2025年,东南亚的电子商务将增长到881亿美元,是2015年的16倍。 目前,电子商务在东南亚国家的渗透率极低。以东南亚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印度尼西亚为例。2017年,电子商务市场规模为17亿美元,仅占零售总额的0.6%。相比之下,中国和韩国这两个亚洲国家分别占电子商务销售额的16%和18%。 可以看出,东南亚国家的电子商务市场增长巨大空 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离不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 根据HoostSuite调查,2016年东南亚互联网用户数量达到3.4亿,比上年增长31%。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率分别为53%和47%,表明近一半的人使用智能手机。 此外,东南亚拥有3.1亿脸谱用户,使其成为世界上脸谱用户数量最多的地区。 移动支付和共享旅行等移动应用也迅速流行起来。用户使用互联网的习惯已经迅速发展,大量的用户数据正在生成。 与消费市场的快速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互联网经济和移动应用是东南亚落后的金融体系。除新加坡等少数国家外,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非常不完善,传统金融服务能力薄弱。 整个东南亚地区的统计数据显示,只有27%的人口拥有银行账户,这意味着73%的人口无法享受支付、存款和贷款等基本银行服务。 在印度尼西亚,只有6%的人有信用卡,菲律宾是5%,越南是3%,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是80% 此外,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东南亚个人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非常低,印度尼西亚仅为16.9%,而中国为46.8%,美国为78.2%。 因此,东南亚消费信贷需求的巨大缺口尚未得到满足。 走自然之路——中国消费金融发展模式出口东南亚。中国金融科技发展速度领先世界,移动支付和互联网金融家喻户晓。 安永在中国的最新调查显示,中国大陆引领着金融技术的普及,采用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33%) 从市场渗透率来看,目前移动支付已经达到70%,有数亿人从事互联网金融服务,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渗透率也在快速上升。信贷、消费分期、现金贷款、P2P等各种金融技术的商业模式不断得到验证和发展。 然而,与此同时,随着国内金融科技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监管越来越严格,自由化发展已经告一段落,中国金融科技正在寻求新的突破。 与中国早期类似,东南亚传统金融的滞后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跨越式发展的机遇。向东南亚出口中国先进的消费金融技术已成为一种自然选择。 所谓的中国模式出口不是单一的商业模式或特定的产品和技术出口。 中国金融科技的惊人成就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的结果。“中国模式”的产出也应该是技术、产业和资本的全面产出。它应该以合作共赢的心态本土化,有效地为当地人提供优质的中国商品、便捷的金融服务,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首先是先进技术和人才的输出。 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是中国消费金融和普惠金融快速发展的核心技术。 大数据技术的应用解决了传统金融企业在消费信贷调查和控制中的瓶颈。 然而,这离不开中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带来的海量数据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 东南亚的移动互联网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早期阶段。海量数据不断生成,这需要大量大数据人才和经验。 以HNIC全球合作伙伴唐牛科技为例,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为东南亚人民提供分期贷款消费。创始人何飞带领原百度大数据团队组建核心技术团队,将国内成熟的风控和信贷发放系统带到印度尼西亚,并从信息审查、反欺诈、黑白名单管理、朋友圈信用报告、贷后行为检测等方面改进风控创新和改进。针对缺乏地方金融历史数据和信用报告体系不完善的缺点。 此外,它还为印度尼西亚带来了国内先进的管理和运营经验,以建立和培训当地团队,促进当地就业和产业发展。 第二是工业产出 消费金融的发展离不开各种消费情景。随着东南亚经济的快速发展,对个人消费的需求也有所增加,包括对用于提高生活质量的手机、家用电器等电子产品的需求也很强劲。 作为一个领先的工业国家,中国制造的高性价比和高质量的电子产品越来越受到东南亚人民的欢迎。 以手机行业为例,当国内市场饱和时,中国手机制造商正瞄准海外市场。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手机及零部件出口总额646亿元,增长6.5%,而最大出口目的地是东南亚。 据IDC数据,中国手机品牌OPPO、华硕和华为在东南亚手机市场份额中稳稳占据第二、第三和第四位,分别为13.2%、5.9%和5.1%,而第一三星的市场份额近年来有所下降。 最后是资本模型产出 巨大的市场规模和远远不能满足东南亚的市场需求,使其成为互联网价值的一个低谷,吸引了包括中国资本在内的许多投资者。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巨头对东南亚市场进行了深度布局,对本地支付、电子商务和科技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 然而,在资本出口过程中,也面临许多挑战,需要满足各地区的监管要求和政策导向,以及企业自身的发展需求。 目前,东盟消费金融市场刚刚起步,发展潜力巨大。它需要中国成熟的金融科技经验的帮助。 作者认为,按照“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我们有责任促进东南亚基础设施的改善和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并通过双赢合作向东南亚国家出口中国消费金融的成功模式。 部分内容来自清华财经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 东南亚消费金融:中国模式出口推动的新兴市场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