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不怕同性。为什么他们现在只承认同性婚姻?

当地时间6月30日,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了一项明确的民法多数修正案,允许同性婚姻。 在623名联邦立法者中,393人投票赞成,226人反对,4人弃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总体上反对同性婚姻的CDU和基督教团结联盟成员中有四分之一投了赞成票。 CDU总统默克尔本人对此投了反对票,并解释说:“我坚信《基本法》第六条中对婚姻的保护是指男女之间的婚姻。” “△6月30日,德国联邦议会就承认同性婚姻的草案进行了表决 德国总理和CDU总统默克尔为投票开了绿灯,而她本人投票反对允许同性婚姻的法案。社民党的联合左翼党(DieLinke)和绿党(DieGrünen)提议将该法案提交议会,在议会夏季休会的最后一天(即9月联邦议会选举之前)进行表决 这三个政党在议会中占有一半以上的席位,默克尔上周一表示,她将不再要求党员根据该党在同性婚姻问题上的立场投票。因此,在投票前,公众舆论已经清楚地推测,该草案极有可能获得通过。 议会投票通过,然后呢?自2001年以来,德国同性伴侣在民政部门登记后的法律地位一直是“Lebens Partner”。经过多年修订,生活伴侣在税收、继承等方面的法律权利和义务与异性伴侣基本相同。然而,至今没有改变的是,双方不能一起收养孩子,只能单独收养孩子。议会通过了一项修改民法的决议。对同性夫妇来说,最大的进步是一旦他们登记结婚,他们将能够合法地和异性夫妇一起收养孩子。 在技术层面上,该决议通过的具体程序是修改民法中关于婚姻的规定,即明确婚姻是在异性或同性的两个成员之间形成的,同性之间的婚姻拥有与异性完全相同的权利和义务。 CDU的保守阵营指出,婚姻法的这项修正案涉及《基本法》(德国现行宪法)第6条中“婚姻和家庭受国家特别保护”的规定 如果允许同性婚姻,《基本法》需要修改,因为在起草和通过《基本法》时,对婚姻的理解仅限于男性和女性——这也是默克尔投票反对她的原因。 根据德国法律程序,修改一般法律需要联邦议会的多数,而修改宪法需要联邦议会和联邦参议院的三分之二多数,这是相当困难的。保守派无疑想利用这一论点创造一个同性婚姻不可行的舆论环境。 关于修改宪法的必要性,联邦司法部长黑科马斯(HeikoMaas)在议会表决前公开表示,他认为修改民法以允许同性婚姻不需要涉及基本法。 许多主流法学家也认为,《基本法》第六条对婚姻和家庭的保护没有明确的价值取向,不包括排除同性婚姻。因此,修订民法以容许同性婚姻不应被视为与《基本法》的条文相抵触。 此外,时代和社会价值观不断变化,《基本法》的制定也有一定的灵活性。 在投票后接受媒体采访时,CDU政治家沃尔克尔考德(VolkerKauder)认为,草案“肯定会上诉到宪法法院”(德国宪法法院有权以违宪为由否决法律);然而,法律界认为,即使这一天真的到来,宪法法院也不可能裁定违宪,而是会做出更符合当前社会主流意见的宪法解释。 CDU以前反对同性婚姻中的平等权利,这肯定与横向比较中极端的“恐同”立场相去甚远。但即便如此,“只有”反对同性和异性之间完全法律平等不再代表德国大多数人的态度。 德国新教教会(EvangelischeKirche)在议会投票前公开表示支持同性婚姻。 根据CDU的自我定位和选举传统,新教教徒是非常重要的选民基础。 对德国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他们可能缺乏积极争取同性平等权利的动机,但他们也缺乏积极反对同性平等权利的动机。主流基本价值观倾向于不干涉他人的私生活。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德国在同性平等运动中不是特别激进,同性恋在德国的日常生活中不会受到系统性的歧视。 Yougov在2015年5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中右翼基民盟-基社盟(第2栏)的支持者中有57%支持承认同性婚姻。60%以上的天主教徒(第6栏)和新教徒(第7栏)也支持承认同性婚姻。CDU应该去哪里?对现政府执政联盟中的两大政党之一CDU来说,三大政党共同通过的同性婚姻草案无疑使其陷入相对被动的境地。 CDU的总体对外立场一直是反对婚姻法中同性和异性的平等权利。默克尔一再公开强调家庭在基督教核心价值观中的重要性和保护。 直到上周,联邦议会法律委员会(law Committee of the federal parliament)才通过初步审查,并认为草案可以提交议会表决,默克尔才软化态度,表示表决应该是议员们“基于良心做出的决定”,这意味着议员们可以自己投票,而无需遵从党的意志。 可以说,在男女权利平等问题上的立场分歧是CDU与其执政盟友社会民主党之间最大的根本分歧之一。 在投票前的采访中,默克尔表示社民党联合绿党和左翼党在联邦议会以极快的速度推进同性婚姻的举措是“可悲的”和“不必要的” 从默克尔之前的讲话来看,她原本希望与执政盟友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讨论一个更为妥协的解决方案,但她并不期望社会民主党、绿党和左翼党会绕过执政联盟,在这个问题上推动议案在议会通过。 与CDU结盟的中右翼基督教团结联盟主席霍斯特谢霍弗说,“通常这意味着执政联盟的瓦解。” 「就今年九月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而言,在另类选择党(AfD)分裂选票及自由民主党(FDP)支持率持续偏低的背景下,如果CDU与社会民主党之间的联盟不复存在,CDU的选择空将会非常小。 截至今年年初,德尔塔现任联邦议会 默克尔的中右翼CDU(黑人)拥有630个席位中的309个,不到一半,而支持承认同性婚姻的绿党(绿色)、社会民主党(红色)和左翼党(粉色)总共拥有320个席位。 随着三个左翼政党共同推动修改民法以承认同性婚姻,CDU陷入了被动地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CDU政客目前的观点可能只是情绪的暂时表达。毕竟,反对同性婚姻的平等权利是CDU政纲上不符合社会大多数人态度的最后一项政策。 随着这一问题的结束,只要CDU党最终达成共识,选举后CDU和社民党之间可能的执政联盟谈判就不会有重大分歧,与其他左翼政党对话的基础也将扩大。 默克尔的这种“无所作为”可能会导致CDU失去一些已经“转向”其他右翼政党的保守派选民,但同时也可能“击中要害”,保留甚至赢得一群自认为温和的中间派选民,为CDU选举后的谈判扫清障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 德国人不怕同性。为什么他们现在只承认同性婚姻?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